—— Where exceptions happen.

2008年8月4日星期一

我知道,我没想到

写文章,看文献,在正题之外,看见许多有趣的东西。按我领会的GTD精神,避免分心的方法是把想到的事都写下来,庶几心里可以不用存事,所以就写下来吧。

1,我知道二战深刻的影响了计算机的诞生,我没想到认知心理学也是被二战推动的。
看书上说二战里有许多实验心理学家被征召,要他们找办法去选出优秀的飞行员和雷达兵。当时的刺激-响应理论暴露了无法实用的问题,需要更具体的模型来刻画人的信息处理过程(准确的说,国防部需要这些模型)。学术研究再次滞后,二战结束(就是二战时候心理学还没准备好,所以出现了《22条军规》这样的血泪控诉),英国的Donald Broadbent发展了第一个注意力的详细模型(飞行员和雷达兵确实需要集中注意力),一堆检测实验方法被提出,最后还发展出了专用数学工具。

2,我知道条件反射,还包括它的两大类八小类,我没想到药物上瘾和过量致死与条件反射有关。
其实道理很简单,不但食物和电击这样的无条件刺激(US,unconditional stimulation)会和周围条件刺激(CS, conditional stimulation)相关联,产生条件反射,吸毒行为作为US,也会和出现的CS(例如地点,或一起吸毒的朋友)相关联,最终产生条件反射。食物的例子里,分泌唾液的反射行为是为了准备接受食物。同样的,当药物关联的反射行为也是有机体为了接受药物而产生的效应,当条件反射建立(成为药物上瘾者)之后,由于条件反射做了多余的补偿,原先的药物剂量不再能产生作用,于是上瘾者就会不断增加剂量。
更可怕的,当上瘾者在一个新的环境(不同的地点或和不同的人)服药,由于条件反射没有出现,身体没有准备好接受毒品,而他按照原先剂量服药,就容易产生“过量服药”的悲剧——这是采访不少幸存者的结论,许多“过量”情况并不是剂量变大而造成,而是因为在陌生化情景里吃药。此时我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吸毒者倒在一家小旅馆的床上的孤独身影,他只是不知道在外用药,剂量需要打折。。。。呃,我不是要普及这个知识。不过这个知识可以用来治网瘾。例如经常改改上网的条件啥的,习惯无线上网的,估计不容易有网瘾。

3,我知道电击实验很变态,我没想到这么变态。
话说心理学家对狗做实验的时候喜欢用电击做惩罚手段,一惩再惩,狗就学会不要去做某事——抑制性条件反射。但有变态的发现,如果狗不幸被不可预期且不可控制(比如电击是否停止与狗的行为无关,不是你乖就不电你)的电击恶搞过,那么以后再当狗有机会逃离电击的时候,它们也无力逃离。不但如此,狗还会表现出一系列心理问题:
沮丧(情绪反应被压抑),消极(在可逃离电击的情况下也不做努力),认知缺陷(在实验后期,认识不到电击是可控的。),这些综合起来,就是所谓“习得性无助”,这套理论现在被用于解释和治疗各种抑郁和行为障碍。
给人民意料之外的电击可以制造顺民。1984的老大哥还在费心讲道理,不学习就落后了啊,其实只需要不断的电击,如人类有限历史里部分时间部分地区的实践所证明的那样……



2 留言:

匿名 说...

爱达翡丽:忍不住沙发 标签“严肃话题 ”最大~

earthmouse 说...

晕,电击实验——习得性无助。earthmouse

发表评论